6月20号时,办公协同应用slack在纽交所上市,当天股票涨幅近50%,市值一跃达197亿美元。与此同时,见实也在小程序上看到了类似应用“一键工作”。


这个开发者甚至也是老熟人——此前见实曾分享过“时薪”团队的创业故事——时薪对标的upwork也于今年年初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16亿美元——“一键工作”背后正是这个团队。


现在,见实再度约到这个团队的创始人杨光,和他一起深聊新玩法背后的机会与挑战。


时薪小程序创始人 杨光


见实:那“一键工作”从立项到现在,数据怎么样?


杨光:日新增有所波动,但基本到500+了,日活接近1000,总数据截止到昨天是8132条,其日志占80%,任务占20%,分布的行业很广,从互联网行业到工程管理、教育培训机构、连锁店等。


见实:怎么看“一键工作”的机会?


杨光:目前国内的企业应用领域APP,很明显能看出IBM、SAP(思爱普)时代的影子,因为他们的产品各种提醒打扰很多,所以需要提前配置组织架构,这是标准的企业软件的模式。


我们看到的机会是一种基于社交网络的、无边界的组织架构模式。这张网可以慢慢织起来,非常灵活,具有弹性,并遵循少打扰,别瞎忙的原则,就像Slack的slogan: Be less busy! 挑战在于办公软件的转换成本非常高,那么如果从公司上层切入就会导致沟通成本很高,所以不能走回传统软件销售的老路。

见实:这是做“一键工作”的初衷吗?


杨光:我们是做互联网人才雇佣平台,劳工双方没有一个好的在线管理工具。从雇主角度,一方面我不知道员工这段时间在干什么,工作进度是怎样的;另一方面,还缺少恰到好处的工作提醒功能。因为沟通是双向的,所以从员工角度也缺少一个可视化汇报工作的工具。


了解到这样的需求之后,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其70%的受访者都存在这样的需求。还会发现目前市场上的管理软件很多,但使用频率并不高,比如一些管理类的工作还在用微信的形式。而在小程序赛道内并没有出现一款非常亮眼的单点突破的产品。所以我们把这个需求做成独立产品,内外都可以使用。


见实:“时薪”解决一个人才供需的痛点,那“一键工作”解决了什么问题?


杨光:总的来说就是用户在微信上办公的过程,可以更加标准化。比如使工作汇报的方式更加简洁明了,如果有工作停滞还可以通过功能来做提醒。


见实:相比传统的钉钉、企业微信,“一键工作”有哪些优势?


杨光:我们完全免费,也不需要配置权限,比如管理权限,职能分工,角色等等,只需要选定工作人员就可以安排,而选定也是不限人数,和拉个微信群一样简单。


相关员工接受邀请之后,建立的是线性关系,如果后期还会有人加入,再把任务转给相关工作人员即可。总的来说非常轻度。


见实:既然是免费,那“一键工作”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

杨光:目前只是作为免费工具开发,还没有考虑盈利这部分。后期可能会按照两个方向去发展,一个方向是每月给用户一个免费的额度出来,超出这个额度之后进行收费;另一个方向是会开放会员体系,做一些功能定制。但还只是构想,我们的初心还是希望“一键工作”小程序能够便利于工作流程,从而提升效率。


见实:打算大力度推这款产品了吗?


杨光:目前还没。推广方面,第一主要通过“时薪”的基础用户在做,先让他们逐步用起来;第二使用工具的前提必须先发给别人,这样就会产生点对点或者点对面的裂变传播。在我看来这是产生病毒式增长的基础。


见实:开发“一键工作”小程序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杨光:前期调研,产品设计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开发这款小程序,从开发到上线,只用了二十几天。但前期准备工作就用了一个月。


这样来看前期的规划算遇到的问题,因为刚开始我们想做一个完整的体系模块出来,包括建立汇报关系,组织机构等等。但这样与我们的设计初衷并不符合,所以并没有依照传统的思路做。换句话说,一键工作小程序已经完全打破传统OA的概念。因为已经不再是之前森严的组织结构,而是更加直接的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工作展现。


而且我们的结构是可以一直往往外进行外延,没有边界没有人数限制,而且也不需要调整组织上的关系,完全是依据工作任务进行运转的一个体系。


见实:既然我们选择了简洁,怎样在简洁的情况下做到让用户了解到产品的更多功能?或者说怎样减少流失用户?


杨光: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矛盾点。简洁是一件好事情,但如果说简洁到,不能让用户快速了解产品的主要功能,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从产品的角度,用户使用时长超过一百秒就说明在深度使用产品。


所以从数据上看,用户初次体验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们还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在用户没有建立汇报关系和工作日志的时候,屏幕中间会放置一个操作说明,而使用之后操作说明就不会再出现。


见实:解决用户留存有什么尝试?


杨光:用户留存并没有特别做。但在产品设计的角度已经把这个问题融入进去了。举几个例子:第一,提醒机制-即对于工作进度未增长的情况,我们会通过微信的小程序的服务通知进行一个提醒,从目前测试的情况来看,唤醒率非常高。


第二,进度更新提醒,就是员工在进行完成度更新之后,消息会直接送达给主管,主管可以根据进度及内容,直接在页面内进行工作的反馈,促进的是主管与员工之间的交互,做到及时反馈。

第三,相对传统微信群的工作沟通,界面化更强,可以更加直观的查看工作情况,在信息交互上也更加直接且有针对性。虽然现在有很多管理软件,但他们的工作习惯还是基于微信来处理。这方面一键工作小程序进行了优化和升级,在不离开微信窗口的情况下也可以完成,这样产品的体验和便利程度会好很多。


见实:你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


杨光:首先,我们时薪小程序的用户池作为一键工作小程序传播的基础。和时薪产品的关系,有点类似于支付宝和淘宝的关系,实际上是一个偏工具型的产品。支付宝能够寄托于淘宝,又是淘宝不可或缺的部分。


其次,支付宝在支付领域也打下了半壁江山。也就是说,“一键工作”这款产品有很厚的底子,当然我们又不局限于底子本身,还可以往外进行拓张。一键工作给用户的体验很简单,只有一个键,上手很容易,不需要提前设置,并且可以实现极复杂的功能,如可向多个老板汇报,交叉抄送关系也不会乱。背后是一套比传统OA系统更复杂的算法,需要在每一个环节做判断,一步步探测用户的意图,用一组变量来控制。


和早期的苹果一样,极简的背后一定是极复杂的算法来支撑。即便有复制者做个一摸一样的产品,如果仅表面复制,当产品迭代后,马上又会拉开差距。


见实:怎么看待“时薪”与的“一键工作”关系?

杨光:“一键工作”并不是“时薪”的一部分,目前是独立进行运营。从市场调研结果来看,实际上很多公司还在用微信进行管理,虽然钉钉等同类竞品都有相关功能,如工作管理日志等等功能,打开率并不高。所以,对我们来说是机会。


未来,如果“一键工作”真的能做好,是能够反哺时薪小程序的。因为“时薪”本质上是对全职雇佣的一个补充方式,每一个企业都有“灵活用工”的需求,只不过是多少的问题。那么未来,“时薪”和“一键工作”的关系,我们的理解就是淘宝和支付宝的关系,一个是交易平台,一个是交易工具。

见实:“时薪”到现在即将一年,在这个行业当中还看到哪些不一样的思考?


杨光:产品理念接近微信原生,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微信很多官方的功能也在通过小程序来实现,如微信指数。因此,我们希望在产品理念上与微信官方保持一致。


运营方面,比如从平台角度出发必须对交易介入每一个过程。但如果全权介入有可能会做成外包公司,不介入对交易的双方又缺少一个保障。所以需要制定一定的标准,而这个标准的落地实际上又是最难办的一件事。这就会让我们思考,坚决不能变成一家外包公司。


见实:接下来“一键工作”小程序做用户增长如何开展?


杨光:“一键工作”的发布时间还很短,先观察在自然状态下的增长数据,继续看市场的反馈,再看后续的打法。


见实:刚一直在说“一键工作”,现在“时薪”的数据怎么样?


杨光:整体来说发展比较稳定。因为是一个to B产品,所以整体并没有出现爆发性的增长,基本保持每个月20%的增长速度。


但是我们最近发现这样一个趋势:前段时间做新客户回访,80%以上都是通过朋友之间的转介绍来使用我们的产品。所以,可能爆发式增长的势头快要出现,但又由于市场很大,爆发点也并不那么容易出现。


见实:“时薪”和猪八戒的区别是什么?


杨光:第一个区别是,时薪是个人和公司的合作,而猪八戒大部分是外包公司;第二个区别是猪八戒是B2B,而时薪是B2C,猪八戒所替代的是一个“外包性”的需求,而我们替代的是“人”的需求。就像我们的slogan:少养闲人,多用时薪。


我们希望下一年能够做到一万家企业客户,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到了这个客户量级别,打法上会让自己更加清晰。


提示:“京微力小程序开发者大赛”报名火热进行中,总奖金池300万人民币,还提供20万商家免费资源,是一个实战检验自己商业模式的绝佳机会。快来报名一起参赛。(300万奖金后京东再增猛资源:小程序大赛可用20万商家池)更欢迎和见实深聊你的思考和思路。


↘京东大赛另几篇专访

那些大街上最常见的果蔬店,背后还藏着一个超级机会

5个月获客数百万,芬香X京东的社交电商之路

京东为什么要掏300万做一个小程序比赛?

↘近期重点:

微信社交的新用法:“恶作剧”玩法让用户留存更高

微谷小程序月流水3000万:市场上9成产品是无效的!

那些大街上最常见的果蔬店,背后还藏着一个超级机会

5个月获客数百万,芬香X京东的社交电商之路

京东为什么要掏300万做一个小程序比赛?

对话360:谁说PC不能做小程序?



见识他人经验,提高自己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