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荧幕上最吸引眼球的广告有相当一部分出自于传说中的MPC,我们对MPC 2D指导Toya Drechsler进行了专访,听她讲讲这个广告巨人是如何来轻松hold住一支庞大队伍,以及一些她的个人见解。


Toya,你能否给大家介绍下自己,并且是怎样跨入创作行业的呢?

我叫Toya Drechsler,来自德国慕尼黑。其实我很小就进入了这个行业:我的母亲以及祖母都是剪辑,我的祖父是一名导演;另外,我爸是个对各种媒体都很感兴趣的艺术家。

八岁的时候妈妈就教了我如何使用Avid,它对于我之后的学校作业非常有用,对于需要交一小时长电影的毕业班学生也非常有用。

我另外的热情始终围绕在数字、表达性以及功能性上。毕业之后,我寻找工作的目标是那些能够同时表达出我对数学、创作以及剪辑热情的工作。特效行业是个完美选择。


Toya Drechsler

2D 指导, MPC


你在这个行业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呢?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德国的一个后期制作工作是当实习生,那时候我19岁。我们几个大客户一起合作,做了很多美工、清理以及版本控制。我从实习生一路做到Quantel Henry的艺术家,白天在Quantel EQ干活,晚上学习Fusion,我最后成了一名Flame艺术家。


你是怎样跨入MPC的?

我从德国搬到了伦敦来学习Nuke,我想学习合成节点的原理以及背后的数学。从版本控制学起是个很好的开始,因为这是个让我了解结构化、协调作业重要性的好方法。在伦敦学习让我学到了很多脚本结构和合成的知识。


我得到了一份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工作,之后帮助一位MPC的前任指导在Soho区开了一个小工作室。我留在那里和他工作了一年多,那是段超级棒的经历。我得一次运行好几台来使用一个Flame以及好几个Nuke,并且同时兼顾不在同一个办公室的编外人员以及合作公司的状况。在工作流程上提供建议的同时,我还和客户开会。这让我学到了很多如何分割紧迫的任务,并且在最后期限来到前有序地完成它们。



作为MPC的2D指导的一天是怎么样的呢?

我的一天几乎取决于我接手的项目,那是广告业的额外福利:每天都有新的任务。

作为2D指导,我主要的人物就是分配任务,标注任务以及反馈给所有参与的长坐着。我得保证工作跟上进度并且一直在正确的方向上。那就是说给25位艺术家反馈的同时得看着时间线,版本变化以及客户意见。


其次,就是联络那些会和我的项目有关联的部门。我得确保整个沟通过程能够得到最好的效果。这个沟通范围可从2D解决方案到特效,CG艺术家和灯光师,请DMP重新预测建模或者为我们的roto部门提供键控帮助。基本上,就是那些让其他人最好地运用自己的时间,以及让我们的艺术家有时间来专注做好自己的那一块的工作。这能保证我们可以准备出超出客户预期效果的作品。


之后,我在伦敦自由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被推荐给MPC。于是我就留下来啦。


来MPC后,你参加过的最激动人心的作品有哪些?

我最近参与的项目是宝马的“传奇”。我们让平凡的接送孩子变成了史诗般的传奇。有一个镜头中,一大帮银行家袭击了家长的车子,为了这个效果,我们拓宽了街道,设计了一座城市以及一大群人;车子逃脱的路线几乎被大量的CG海浪吞没,而且还被一大群乌鸦追逐。这是个超级带感的挑战,来自不同地域不同时区的工作室一起协调创造并参与制作了它。


我最喜欢的项目围绕着我以前从没使用过的技术展开。比如为整个广告重新投影、稳定和拼接相机并清理、在迪士尼乐园“万圣节时光”上做DMP和CG合成,或者为本田建造一个工具来填充并重新投射一座“Trophy City。


在奥林匹克开幕式上,许多VR装置以及一些英国人心爱的John Lewis广告让我有机会看到我们花费好几个月制作的项目的反响。这些经历是我最爱这个工作的部分——让人们因为眼前美丽的景象忘记现实。


ftrack是在2D指导的工作中给了你哪些帮助?

ftrack每天都给了我大量帮助。作为2D指导,明确了解整支队伍的信息是非常关键的。有了ftrack,我可以非常方便地整理并且发送我的意见,而且每个组员可以简单明了地了解项目中要注意哪些要点。


我的工作日常从黄色的“等待review”中开始,也在其中结束。在项目中,看着这些黄色的序列和镜头变成绿色的“Approved”是最高兴的。


除了帮助我们追踪以及保证我们并没有漏掉哪个环节,ftrack还是一个回顾分析每个步骤的好工具,你总是可以看着每个步骤来优化之后项目的工作流程。


你最近用ftrack做了哪些项目?

我最近用ftrack完成了一个涉及大量VFX的宝马营销活动。之后,我将其用于四个丰田系列的广告中,其中包含大量清理任务以及CG和DMP工作,所有广告都在不同的长度缩减和本地化中交织在一起。每个镜头和艺术家任务分配的必须对所有的创作者一目了然,以确保产生最大的生产力。ftrack太有用了,它简化了审核环节,并允许生产团队快速提取信息,原数据和版本,而艺术家并不需要进行搜索。



为什么ftrack和MPC配合得这么好?

ftrack提供了一种保留小团队所有优势的方法——无障碍沟通,快速反馈,即便是在全球性团队的项目里,ftrack让整个过程流畅起来。


即便是团队指导忙于和客户开会,艺术家的工作也可以继续,因为ftrack上的集中的notes和资产可以让指定艺术家快速访问。


当然,我们的TD团队让ftrack和MPC现有的软件联合起来了,我们有一个能够让全球不同时区的现场或者不在现场的艺术家和客户联合起来的无价系统。我们也保留了所有相机中的原数据,所以即便是客户在最后一分钟提出一个镜头需要匹配改动,没有人需要慌慌张张在设置notes里去挖掘出那个特定值。

你觉得2D指导将会面临哪些困难呢?

最主要的难点,就是最后期限永远都那么紧迫。我们必须快速反应,必须在规定时段内完成项目,并且保证MPC的高质量标准。跨多个站点工作对于保证我们有效地完成任务至关重要。并且领队艺术家可以即时访问资产也非常重要。


谢天谢地,我们有了对付这些难点的工具,比如ftrack。它提供了有效的协作和直接明确的反馈。有了ftrack,每个艺术家都能得到反馈,而且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精力投入于自己需要创作的方面,而不是浪费在无效的协调沟通上。





公司名称:北京哲想软件有限公司

北京哲想动画官方网站:www.cogito.com.cn

北京哲想动画微信公众平台账号:zhexiangdonghua

北京哲想动画影视技术交流群:374715513

北京哲想动画邮箱:sales@cogito.com.cn

销售(俞先生)联系方式:+86(010)68421378

微信:18610247936QQ:368531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