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之家


不能倚靠单一产品实现智能家居是行业共识,但单一产品的火爆程度能给消费者留下“印象分”。在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的万达广场,偌大的vivo智慧旗舰店,仅展示着扫地机器人、音箱、吸顶灯三款智能家居产品,对于错过像记者这样有意愿购买全套系智能家居产品的大客户,工作人员显得颇为无奈,但仍给出建议,如果想买更多的智能家居产品,去看看小米、华为。


vivo智慧旗舰店


2013年入局的小米已经推出近190款生态链产品,不包含手机、笔记本,联网设备数量达到1.71亿台。2015年发布HiLink战略的华为,连接更多的是其他品牌的产品,2018年HiLink的设备注册量在1000万至1500万台。


手机市场的战火似乎还没蔓延至智能家居领域,两者似乎走在两条“平行线”上,压力更多来源于自身。


“小米是以生态链产品为主,出货量确实不少,单品销量能排到前三,但小米的生态是封闭的,更多导流给生态链企业,对生态链企业比较强势。华为刚推出HiLink时也一波三折,华为想把路由器当作控制中心,但家电厂商不买账,认为路由器会拿走数据,结果倒逼HiLink发展线下门店,在销售体系里把协议打通。看到华为强大的带货能力,家电厂商开始跟华为合作。”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智能家居专委会主任、中国智能家居产业联盟秘书长周军告诉《IT时报》记者,华为HiLink在开店方面依然谨慎,“主要因素还是服务太重,不只是卖手机,而是智能门锁、灯、电视等更多品类,安装、维护都是要考虑的因素。


Round.2

生态链和平台伙伴“各有居心”


从周军的讲述中不难发现,和浸淫数十年的传统家用电器厂商相比,小米依然要面对的是,对产业链的掌控力能否做到随心所欲,而HiLink能否承载华为在物联网方面的大布局尚不可知。



“因为能给生态链企业带流量,小米在早期投资时压低了实际的投资金额,而当生态链企业发展壮大时,心态上也会发生变化。行业内有句玩笑话,每个小米生态链企业,都有一颗背离小米的心。”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小米在管理生态链企业时态度强势,一把智能锁的利润被压至15元,这15元还有给师傅安装费等其他服务费用,供应链企业压力很大,“生态链企业面临的问题是,有了小米,赚钱很辛苦,但脱离小米,企业很可能死去。


小米与生态链企业,生态链企业与企业之间也面临着内部竞争。对于同一品类,小米未必会押注同一家生态链企业,以智能门锁为例,除了绿米、云米推出智能门锁,小米还投资了鹿客,扶持其生产的智能门锁上线小米有品,成为爆款产品。已经上市的华米在招股书中提到,“小米是华米最重要的客户和分销渠道,华米与小米的关系恶化,或小米可穿戴产品销售减少,可能对华米的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的压力来自小米股价走势,小米的总体薪资低于其他互联网公司,许多员工收入是股票+年薪,但上市一年来,小米股价腰斩,员工持有的小米股票被套牢,如果离职的话,小米集团有规定,离职员工持有的股票要在年底前售出。所以,当员工手里的股票解禁,也许会出现员工流失的情况。”上述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


华为则在IOT战略上定下了三年目标,理想状态下,希望中国三分之一的IOT设备支持华为的HiLink标准,让HiLink成为最好的IOT体验,但有意思的是,在这场HiLink发布会上,为华为站台的多是松下、西门子等外资品牌,本土家电巨头海尔、美的、格力都缺席了这场大会,国产品牌中只有被格力实名举报产品不合格的奥克斯。


华为曾想通过解决家电行业痛点的方式,吸引海尔加入华为阵营,海尔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的一句玩笑话道出行业顾虑:“痛点非常多,数不胜数,我们有很多痛点不知道怎么解决,在解决痛点之前要先了解华为是干什么的,你通过解决痛点把我们也解决了就麻烦了


“为了打消国内家电厂商的顾虑,华为曾说自己上不碰数据,下不碰硬件,后来又说不会做传统电视,但会做AI大屏,可AI大屏不就是智能电视吗?”周军说。


果然,即将露面的荣耀智慧屏不是电视胜似电视,芯片是华为的,系统是华为的,从软件到硬件,华为都触及了。


Round.3

谁先切到最大的蛋糕


“我们暂时不会认为小米是竞品,华为想做的是行业内相对中立、通用的解决方案。目前,家电厂商、运营商都是很重要的势力,大家并没有摸索出清晰的模式以及模式带来边界属性,我们也是一边摸索,一边去找寻规律和机会。”负责智能家居解决方案和产品的华为内部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按照华为的设想,HiLink要构建的是万物互联的全连接协议标准,GUI+VUI的多模态交互标准和线上一站式应用开发平台。



当5G到来时,华为要推的是“1+8+N”的全场景智慧生态战略,“1”是智能手机,“8个大行星”是指大屏、音箱、眼镜、手表、车机、耳机、平板等等。围绕着关键的八大行星,周边还有合作伙伴开发的N个卫星,指的是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影音娱乐及智能出行各大板块的延伸业务。


小米则回应《IT时报》记者称,小米的AIoT平台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消费类物联网平台,小米不仅有设备数量、互联场景的优势,也积累了很多平台底层的技术优势,“今年3月,小米集团成立了AIoT战略委员会,来加强了集团十几个业务部门的业务协同,推进了AIoT平台底层技术、标准与协议的制定、优化。从目前来看,我们平台技术优势还看不到对手。小米要做的是让无数产品之间无缝互通互联的AIoT智能家居网络,而非智能家居孤岛产品。


从单品、场景到生态,要实现不同品牌产品的互通,智能家居的玩家都想玩自己的生态,成为标准的制定者,但在周军看来,企业是趋利的,标准最终要看谁的市场足够大。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智能家居产业规模预计将突破1万亿元,这一市场有望成为万亿元量级的一个蓝海产业,但在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看来,智能家居市场刚刚起步,企业竞争市场份额属于“散、乱、小”状态,占据的市场份额都不大。


“从现在的情况看,智能家居并没有让用户体验达到最佳状态,它没让用户感觉到便利,反而更加繁琐。智能家居是个复杂的系统化工程,比较适合具有多元化产品线的企业,因为这部分企业有各类软硬件设备、统一运营的系统和智能家居的物联网平台。” 梁振鹏告诉《IT时报》记者,比如,要统一控制家电、通信、安防等各类产品,从硬件生产上,就要内置兼容标准的芯片,在技术协议上、硬件接口标准上、软件的操作系统等方面兼容统一。


值得关注的是,国外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23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到1550亿美元,但目前我国智能家居市场渗透率仅为4.9%,同发达国家20%以上的渗透率差距明显。


记者/吴雨欣

编辑/挨踢妹

图片/ 东方IC 壹图网 IT时报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