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造车”似乎永远不缺话题。

9月3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发布公告称,贾跃亭辞任CEO,由前电动车创业公司拜腾创始人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担任新CEO,负责FF产品技术开发,同时负责筹备新的融资。

造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因资金缺乏,FF先后陷入研发和生产困境。今年以来,除去卖掉美国办公楼和内华达州生产工地,FF还宣布获得与来自游戏运营商第九城市(下称“九城”)签署合作协议。九城将向FF投资6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FF新能源汽车。

而获得政府支持的一块土地(建立生产基地)和资金支持,是此次九城与FF合作的关键之一,也是九城向合资项目提供资金的条件之一。

今年6月10日,九城宣称与呼和浩特的沙尔沁工业园签署战略合作磋商备忘录,FF和九城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将在沙尔沁工业区的落户及发展。该备忘录表示:“双方将以最大努力在约定期间内达成协议,备忘录有效期为3个月。”而9月9日恰巧为备忘录有效期最后一天。投中网独家从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处获得消息,双方仅6月一次会谈后便再无下文。与此同时,九城或因融资困难,可能无法如期支付合资项目6亿美元。

FF与九城的合作项目将何去何从?没有贾跃亭担任CEO的FF,其造车进程又会如何改变?

内蒙古项目尚无新进展

“(法拉第未来的项目)仅6月时口头会谈过一次,就没有再接触了。”9月初,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一名招商工作人员告诉投中网。

这与6月时投中网从沙尔沁工业区工作人员获得的信息一致:该经济区与九城只是合作意向,并未最终确定方案。而且该次合作行为为对方自行宣传,与其无关。

今年6月10日,九城对外宣称与呼和浩特的沙尔沁工业园签署了战略合作磋商备忘录。合作内容包括,FF和九城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将在沙尔沁工业区落户及发展,后者则为合资公司提供土地建厂、同时协助提供55亿元资金。

按当时宣传通稿所言,合作的备忘录有效期为三个月,这个时间内双方将以最大努力在约定期间内达成协议。截至9月9日,该备忘录已满三个月。如今,公开渠道并未传出相关进展。投中网向九城、FF两家公司询问该合作进展,均未得到回复。

上述招商负责人表示,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沙尔沁工作业园区只落户了两家公司,创维智能家电和3GW单晶硅片生产项目。其还称,如果新能源汽车生产项目要与当地园区合作,最好提前申请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资质,“把所有前提手续办好,才能获得相应的优惠政策”。

生产新能源汽车资质指的是,发改委和工信部发出两张新能源造车资质牌照。工信部旗下的汽车产业专家智库专家张翔告诉投中网,拥有这两个资质就意味着获得了在中国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的资格。

而今年3月,九城与法拉第未来签定的合作协议中明确指出,双方约定成立合资公司,将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汽车。

截至发稿,投中网未能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信息查询系统”中获得“第九城市”、“法拉第未来”或二者相关公司在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资质上相关申请信息。

如果未能获得地方政府土地和资金支持,九城与FF之间的合作协议会有什么影响?

缺钱的九城

获得政府支持的一块土地(建立生产基地)和资金支持,是九城与FF合资项目的关键之一,也是九城向合资项目提供资金的条件之一。

在最初3月双方的合作协议中,九城向其与FF的合资公司投资的6亿美元将分为三期支付,每期2亿美元。具体支付条件投中网曾在《贾跃亭牵手九城内蒙古造车真相》一文中提及。

但今年6月24日,九城向美国证券交易会(下称“SEC”)提交了5000万美元融资计划,目的之一是能支付与FF合资项目的融资款数。在该融资计划中,九城修改了与FF合资项目的协议,具体如下:

1、原定最晚6月22日之前完成第一期2亿美元,现在改为2亿美元分两次支付,第一笔在8月6日之前支付,第二笔支付日期由双方再协商。

今年3月原协议提及的500万美元定金已支付。如果本次融资失败,也意味着九城无法向合资公司支付剩余的钱,合作或就此宣布失败。

2、二期支付的条件仍是地方政府支持的土地和资金协助。修改协议强调FF有义务在合营企业收到第一期2亿美元后的四十五天内,向合营企业提供在中国的一块土地用于制造电动汽车。三期支付条件则仍然定为FF“V9 MPV”车型概念设计图出来之后。

也即是,该次合作协议修改的关键在于,九城提供的第一期资金2亿美元最终支付日期。这也决定了FF提供土地用于造车的最后期限。

因第一期2亿美金的第二笔支付日期未有明确时间规定,这意味着,即便无法成功在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园拿地,九城与FF或仍有时间寻找下一个土地资源。

不过,九城与FF的合作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九城在此次修改协议中明确指出,以下两种情况都可能令双方合作项目终止:1、九城未能成功筹集资金,无法按照约定向合资企业注资;2、FF未能获得地方政府提供的土地使用权和资金支持。

即使最终FF成功获得地方政府支持,九城能否成功筹集资金向合资企业注资依然存在疑问——其已出现业绩连年亏损、现金流吃紧的局面。

投资新能源造车是九城继区块链转型后的第二次“自救”。成立于1998年的九城,在2009年失去《魔兽世界》的代理后,已连续6年亏损,累计亏损达20亿元。而截至北京时间9月9日,九城1.4亿美元的市值,不足其2007年高峰期的十分之一。据2018年年报显示,九城经营、投资等期末现金流同比减少97%,仅为426万元人民币。

截至9月9日发稿,未有相关公告或资讯表明九城已成功获得5000万美元的相关融资。投中网向九城咨询此事,以及其第一期款项第二次支付协商的明确日期,均未得到回复。

FF造车走向扑朔迷离

耐人寻味的是,FF自3月与九城达成合作后,很少主动提及该合作项目。即使6月内蒙古拿地意向披露,FF中国区工作人员也声称他们是通过新闻报道获知这一信息。投中网再次向上述工作人员咨询,其与九城的合资项目进展,截至发稿,未获得相关回复。

FF自2017年消费电子展(CES)亮相首款电动车FF91后,因资金缺乏,先后陷入研发和生产困境。

今年3月,为缓解现金压力,FF卖掉其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大楼,并以4000万美元(约为2.8亿元人民币)的报价卖出它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生产工地。九城则是今年以来FF对外宣布的重要外部资金注入方。不过目前看来,双方接下来的合作项目如何进行仍是未知数。而据九城的6月提交的SEC文件显示,虽然FF收到了其500万美元定金,但如果合作失败,FF将退还这一款项。

另一方面,不再担任CEO的贾跃亭,是否将对FF以及与九城的合作项目产生影响?

贾跃亭在其微博称,“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这与他2017年年底刚担任FF的CEO时,强调绝不会放手控制权的态度截然不同。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贾跃亭曾表示:“宁愿出让大股东的位置,但死也不会出让FF的控制权。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一般人不愿做这种产品。”

投中网同时向九城和FF询问,更换CEO对双方合资项目的影响,但均未得到回复。

或许,从贾跃亭的债主态度反应可知一二。例如,他的个人债主之一——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懒财”),对其辞任CEO很“不满意”。8月30日,该公司向美国加州法院提出,贾跃亭辞任FF的CEO,这一变化更会削弱其还债意愿。

2016年,懒财出借5000万元予乐视体育,贾跃亭作为担保人,至今乐视体育尚未归还这笔借款。去年12月,懒财成功要求美国加州法院冻结了贾跃亭在FF的全部股份以及他位于美国加州的四幢关联豪宅。今年4月,加州法庭宣判,勒令贾跃亭连本带息偿还懒财1241万美元(约8830.58万元)。另外,据Court Listener网站公布的法庭记录显示,8月21日,加州法庭要求贾跃亭必须于9月11日在洛杉矶出庭,届时他的个人财产会接受法庭的债务人审查。

贾跃亭被外界视为FF的“灵魂”,他曾将从乐视网套现的大部分资金用于FF造车,还在FF资金告急之际抵押美国加州豪宅救急。FF的成功与否,被看作是贾跃亭偿还担保债务的关键因素。

如今,贾跃亭辞任CEO,而新上任的CEO毕福康,今年4月刚离开其参与创办的拜腾,宣布加入另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爱康尼克”,不到半年时间,还未见作为,又转向FF。这一切,或许让FF的造车走向更加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