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互联网

田溯宁发问众企业家:怎么用IT与数字去实现脱贫?

发布时间:2019-12-09

[ 导读 ] 2017年4月2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办的“2017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在深圳举行,作为支持媒体受邀参加。在主题为“IT与数字脱贫”的分论坛上,嘉宾们奉献了精彩演讲。

2017年4月2日,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办的“2017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作为支持媒体受邀参加。 

当天下午,主题为“IT与数字脱贫”的分论坛在深圳五洲宾馆深圳厅举行,参会嘉宾有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亚太区首席投资官李耀、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亚信科技董事长田溯宁、道同投资创始合伙人张醒生、沪江创始人伏彩瑞等。

以下为嘉宾主要观点(有删减):

田溯宁:大家好!最近大家谈数字鸿沟比较多,随着数字经济发展,社会在不断分化。这次信息革命,尤其是互联网加上人工智能,数字鸿沟越来越大,中国又是一个发展快速的国家,但是整个发展差距也非常大。我们这些人都是技术革命的受益者,这个时候也该谈到一些责任。尤其扶贫是政府非常重要的工作,这个话题看上去政治上比较正确,但是实际上不是太时尚的话题,我们先来听一下他们对于数字脱贫的看法。

李耀:世界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多边发展机构。按照我的理解,技术不断变迁推动着人类征服自然,克服各类困难,尤其在克服贫富差距这个方面的手段不断进步。比如70年代,世界银行在发展中国家做水泥厂、盖一些工厂。90年代在发展中国家如何建立一些信息高速公路、建立一些信息基础设施。而过去15年时间,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亚开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又发生了变化,比如说用一些新的识别的技术或者征信技术以及通讯技术,使得最底层的人可以触达。

IT和数字脱贫,用我们的术语来讲叫做金融包容。还有一个数字包容,即再穷的人也有享受信息服务技术的权力,他可以用摩拜,可以用Apple Pay。此外还有普惠医疗、普惠金融。我们讲的最多的是普惠金融,因为普惠金融是最直接减少贫困的手段。用金字塔来说,最底层蓝领工人用信用卡、金融服务的手段非常少,而最高层的得到的金融服务又是过量,现在出现了一些技术变革,就是如何让他们能够最快得到一些小额贷款,通过一些征信的办法,比如刷脸得到1000元普惠金融等等。

还有一些很重要的手段:普惠教育、精准农业,如何使得很贫困的人用很少的资源获得很大的产量。比如精确农业里面有一个精确灌溉,是一种用技术推动减贫的方式。

姚劲波:大家好!我是58同城的姚劲波,我们过去十年一直专注在搭建一个平台,给老百姓提供各种生活服务。田总这种担心我认为不必要,事实上今天所有的人不管你有没有钱,你接受信息的能力是大幅度加强、大幅度改善的。我老家在湖南益阳,是比较不发达的地区,我发现我外婆都会用iPhone。而且一个人无论用什么手机,接触的信息品质是一样的,接触信息的能力越来越平等。

过去只有贵族能找好的老师,今天一个普通的人都可以接触到斯坦福公开课。所以我们也看到一些好的服务,针对农村的服务。58同城之前固定的为城市人服务,下面我们做一个58同村,为村里人服务。

不过,我的观点不是IT脱贫,是基于IT的服务脱贫,IBM卖的是电脑,本身是一个商业行为,但如果架构在IBM系统上一套服务有千万的人参与,就有很强的公益属性。还有个典型的企业:Google,Google是一个商业公司,但是不可否认Google帮助了很多人。

对于个人而言,并不是说农民能接触信息,都能上网了就能脱贫。城市也是一样的,这个社会总是二八分布。有一部分精英人,有一部分普通人,所以全面的信息基础设施,包括成本的下降,只是给所有人提供了机会,如果你愿意发展,你能跟所有人在一个起跑线上,并不是所有人就脱贫了。

反过来,我为什么提到农村,农村缺少一些专门针对农民的好的服务,让他们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挣钱,能够有示范效应。这就跟当年淘宝做年轻人开店一样,很多人有示范效应。我们要做的是把信息服务带到农村层面去,因为他们都已经具备用手机察看信息,但这个信息能不能无差别传递给每个人,这很重要。我觉得我们有责任做好,因为一个信息可能就改变一个人生。

陈宏:我有两点说一下,从IT跟脱贫来讲,由于IT的存在导致信息更加平衡。通过直播在农村也可以看我们IT领袖峰会,过去是不可能的。是IT促使了信息交融。今天讲到脱贫,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个话题,跟AI有关。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很多人不管是在边远的农村或者城市里,都会变成穷人。有一个研究报告说,随着你的学历增高,你的财富越来越多。其次,资本越多的人,财富越多。所以产生整个社会不平衡。等着人工智能发展壮大的时候,工厂不需要人。只要我有钱投资一个机器,不单便宜,还能每天工作24小时,也不用加薪。人工智能技术从效益、资本层面跟一般人的区别越来越大,未来这也可能变成一个话题。

张醒生:十几年前当田溯宁、吴鹰我们这批人发起数字中国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提出消除数字鸿沟,中国广大地区还没有互联网。十几年后,中国数字鸿沟已经基本被填平。但是我们还要回到一个现实,中国仍然有将近1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准确说应该是8000多万。

我前两年受上任河北省省长委托去考察白洋淀污染和贫困文化,我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离北京那么近却非常贫困。贫困体现在几个地方,一个是农田里干活都是50多岁的老人。十几岁的孩子上不了大学,各个拿着时尚手机,他不工作,也没有知识去工作。于是他们打零工,今天打零工赚30元,今天就花掉。没有一整个发展规划。

可是他们仍然每天乐此不疲去上网,发各种消息,跟互联网联结在一起,可是并没有解决贫困问题。从这个角度,互联网把人拉的很近,但是我们怎么能让这批人贫困,不能光玩互联网,而应该从互联网中获得生活发展的技能,融入这个社会。

伏彩瑞:贫困是一个特别大的事儿,但是任何事儿都有一个根本原因。贫困的根本是什么?扶贫必须扶植,扶植的根本是解决教育。我是一个实践者,我16年前搞互联网教育一直搞到现在,我们操作很多实际项目来做互联网支教,想法很好,最后很不幸的是,老师留不住。

小孩刚刚对未来有信心了,结果老师走了,落差特别大。但是很多人想做支教的原因是把正确的东西带给孩子,而且那些孩子特别有热情。那么通过互联网怎么做呢?让优秀的老师足不出户在自己电脑上,用可以把握的时间教学,不用说上山下乡。我们现在发现这个方法行之有效,可以批量复制。

想要纵观AI产业?请戳《智库:人工智能产业综述报告》http://www.iyiou.com/p/43122

上一篇: 美国研究人员将脑信号直接转化为语言
下一篇: 互联网2015:诸神退位与白银时代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